????原嵩放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他自然知道三长老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一想到三长老的心思,他心里就怒的不行,甚至想要直接杀了三长老,这种人,就应该被他直接弄死算了,偏偏这里现在不能弄死三长老,三长老若是现在死了,那些人就会知道这件事情跟他有关系,到时候他的名声,恐怕就更加糟糕了,一想到这里,他脑袋就痛的不行,该死的家伙,该死的家伙,他心里很清楚,三长老能这么跟他说,那外面肯定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起码,三长老肯定弄好了什么事情等着他……

????深呼吸一口气,原嵩看着那两个瑟瑟发抖,另外一个又用大无畏眼神看着他的三长老,心里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他原嵩,这辈子最不怕的就是受人威胁,亦或是不喜欢别人的威胁,偏偏,三长老他这三个逆鳞,他都做到了,呵,呵,好样的,真是好样的,一想到这里,原嵩眼中充满了冷漠跟嗜血,像是没有把三长老刚刚的话给放在眼里一样,眼中的不屑,很明显,偏偏三长老没有太想一下原嵩的为人,不然他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问原嵩了。

????“呵,你没有什么证据,就来直接说这种话,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原嵩这话一说出来,三长老心里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的害怕忍不住冒了起来,总有一种觉得挺不对劲的感觉,偏偏那感觉太多奇怪,他差一点就可以想到事情了,偏偏脑袋就像是被人下了浆糊一样,一点都想不出来,却觉得这个问题应该比较严重,可他就是没有办法想起来。

????“呵,没有证据我就直接说,你又怎么样确定我没有证据,明明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大长老也是死的不明不白的,甚至很多人都知道大长老的死是因为被人下了蛊虫,根本就不是跟四方城那位打的时候伤到身体的,而是身上本来就有蛊虫。”

????三长老这话绝对是提醒到了其他人,其他两人也在莫家目睹那些事情的人,心里划过一丝恐惧,如果三长老说的都是真的,那原嵩的目的,就很明显了,而且还是非常明显的那种。

????原嵩这就是想要控制他们,他们也不再是神医门的什么人,而是原嵩想要弄死就能弄死的奴隶,一想到这里,他们心里更加胆寒了,没想到过那么久,他们都不能看出他们中了蛊毒,可见原嵩的蛊虫有多么恐怖了,正如三长老所说的,他们心里也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那蛊虫是原嵩下的,那绝对有人跟原嵩说了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嵩才能及时把大长老给弄死的,之前还想把大长老的死冤枉到四方城的人那边去,偏偏那边多了一个不可控的人,居然有人能知道怎么引出那蛊虫,不然到头来,他们也要怀疑大长老的死是跟桑老有关系了。

????重重吸一口气,他们都不知道他们这次能不能离开了,如果三长老没有做一些准备的话,可能他们都要交代在这里了。

????能在大长老和三长老身边生存的人,怎么可能脑子都是不好使的,他们甚至想到了,能在那边操控一切的人,应该就是程天晚了,原本以为程天晚是一个善良的人,可没想到,一切都是他们想太多了,一想到这里,花宛跟青年更加气了,为什么人与人之前的差别会那么大,门主可以把操控他们生死的事情交给程天晚,程天晚也能得到门主的在乎,这个想想还是好怨。

????原嵩听着三长老说的,眼中飞快闪过一丝杀意,而这杀意没有弥漫多久,就被他脑中的声音给打断了,饕餮语气嫌弃开口着“就那几个人,直接弄死算了,如果还有人要反抗,就一起弄死了,至于外面的人,不服的就直接弄死,跟他们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饕餮是上古凶兽,本来就好战,甚至想什么就想做什么,根本就不会去在乎什么事情,原嵩听到饕餮这话,心里莫名冷笑了一声,当然,这冷笑也被饕餮给听到了,饕餮心里一狠,想要弄死原嵩的心都有了,原嵩这个渣男,以前觉得这个家伙起码是个能做大事的男人,没想到就连穷奇刚找的人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个没用的家伙,心里更加狠了狠,穷奇,上千年前,我能把你给封印在哪里,现在依旧可以,你给我等着。

????“如果你能把外面不服本门主的人给直接杀了,那大可以再跟本门主说这种话。”原嵩这话简单明了,也是让饕餮没有办法反驳的意思,饕餮心里唾弃了一声原嵩,冷笑开口着“你自己做不到就不要跟我说,自己能力不行,也不知道我之前怎么找你当队友的,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呵……”

????原嵩放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现在真想弄死饕餮的心都有了,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跟他说他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的话,特别还是一个黄毛丫头,那个女人虽然好看,可绝对是他这辈子最不想回忆起来的事情,虽然他体内的毒早就被那个女人弄过来的丹药给驱除了,可那个耻辱,他一辈子都会记在心里,要么到时候讨回来,要么他一定会杀了那个女人,不然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安心把那件事情给遗忘掉。

????深呼吸一口气,原嵩再次冷笑开口“那你这么有本事,也不会怕一个同类怕到时间一到,就想过去把它重新给封印的地步。”

????原嵩说这话的时候,绝对是朝着饕餮心中最深处的黑暗给说过去的,它虽然跟穷奇都是上古凶兽,可它确实怕穷奇,这件事情谁也没有办法否定,因为这件事事实,它可以说是怕穷奇怕了上万年,穷奇那个家伙,在穷奇追了它整整上万年的时候,还不怕死跟着它来到时空隧道的时候,它对穷奇,心里确实多了一丝恐惧,要不然也不会在封印能力快要消失的时候,它就连忙让原嵩跟它一起过去再次封印穷奇。

????可自己心里清楚,跟被别人直接讽刺说出来,这性质绝对不一样,就像原嵩讨厌别人说他一个女人都打不过的那样子,都是他们心里最深,也最不愿意让人知道的事情。20

欢迎大家访问:品众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pzshu.com/book/63110/1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