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军没打算隐瞒二老,他一五一十把情况说出来,然后说出了他的打算:“爸,妈,我想给二哥他们找修厕所的活,这比建房子要简单容易得多。做得也没那么辛苦,等名声打出去了,二哥他们不愁没活干,能有稳定的收入。”

  贺母感动得两眼泪汪汪:“军子,你能这么给你二哥他们想路子挣钱,妈很高兴。”

  贺父也是满脸欣慰地看着贺建军,搞得他哭笑不得:“爸妈,你们这是干啥啊?这不是应该的嘛?我有门路能挣钱,那自然要给我几个哥哥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哥哥们的日子好过了,你们二老也能过得更舒坦。”

  这世上很多不如意都跟贫穷有着巨大的关系。

  尤其是在乡下,贫贱夫妻百事哀,又不像城里那样有很多挣钱的门路,一辈子就盯着那一亩三分地,能有多少出息?

  贺建军跟四个哥哥的关系不算太好,但也不坏,既然有门路能让他们挣钱,那么他当然会说出来啊。

  况且,贺建军是经历过很多次穿越的人,就算每个世界的大小事件不一样对应得上,但是基本的发展趋势是一样的。

  贺父和贺母都挺感动的,晚上睡觉还说了好多话,准备拿去敲打那四个不成器的儿子,让他们拧成一股绳,一起挣钱,可别给老幺惹麻烦。

  第二天早上,贺建军又带着盛夏去市里,到了市里发现年货跟上次来没什么太大的改变。

  两人商量了一番,直接去往省城,那才是真正繁华的大都市。

  贺建军和盛夏在省城如鱼得水,添置了很多东西,一股脑全装入空间里,省去了邮寄和搬运的费用,细细算下来能省下不少钱。

  到了省城,不买点好东西就真对不起大老远来这么一趟。

  贺建军买了一台电视机,又买了收音机和手表,给盛夏买了好几管口红。看他花钱那架势,活像是超级富豪,花多少钱都不带眨一下眼的,把那售货员惊得不行。

  这次出来买的这些东西,全都是从盛夏的空间里存着的金子换来的钱。

  金子是硬通货,搁在哪个世界都能用得上。

  金子换成钱之后,贺建军带着盛夏一路买买买,花光了所有的钱才罢休。

  当然,那些要买的年货也没拉下,买了很多东西。

  照例是盛夏用空间搬运,这次不是回县城找人运货,而是在市里直接找来了卡车司机运回槐花村。

  车费贵是贵了点,但这阵仗摆出来,可以堵不少人的嘴,也顺势打了一波广告。

  贺建军是做过几次霸道总裁的人,生意经是一套一套的,各种打广告、促销的手法更是层出不穷。

  进了这么多货回来,年货买卖准备开卖。

  贺建军搞了这么大的阵仗出来,他的四个哥哥自然要关心帮忙的,贺父和贺母也是想让四个儿子帮忙卖货。

  贺建军索性把全家人聚在一起,开家庭会议:“这些货大多是我跟人家借了钱买回来的,风险是我自己担的。大哥二哥三哥四哥,我想给你们开工资,帮我一天我给你们发十块钱。要是全卖出去了,我再给你们发奖金,你们看咋样?”

  贺大哥被幺弟的大手笔吓到了:“十块钱一天?不成不成,军子,我们是你亲哥,给你帮忙不是应当的吗?哪能要你的钱?”

  贺二哥看了眼淡定的父母,再看贺建军的脸,什么都没说。他这人素来精明,很清楚幺弟为什么会开出这么高的工资,分了家,就算是亲兄弟也是要明算账的,不然日后肯定会有一堆破事儿。

  不如现在就把利害讲清楚了,开出来这么高的工资,足以堵住家里人和外人的嘴巴了。这次看着是花销大了点,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军子付出的这点代价真不算什么。

  最终,贺父拍了板:“行了,你们都是军子的亲哥哥,本来是不该拿钱的。但你们五兄弟分了家,都有自己的媳妇和孩子要养,军子咋样都不能让你们白干活。他给你们开出来的工资,你们只管安心拿着。”

  在贺父的主持下,贺建军的四个兄长都成了他的雇佣工人,只等着他在县城里找到好的摊位,就准备帮忙卖货了。

  值得一提的是,因着贺建军搞出来的大阵仗,就有村里人问贺母说,贺建军要卖啥东西,大概的价格是多少,乡里乡亲的能不能便宜点?

  贺母推说不知晓具体是怎么个价格,那些前来打听消息的人都没打听到想要的消息,回去不免要嘀咕几句。

  贺建军早有所料,他知道村里人会有这种贪小便宜的想法,你便宜卖给他们也没用,他们只会觉得同一个村的人,你还多收我的钱。

  甚至有些人会觉得,我干啥要给他挣我的钱?

  这些人宁肯到外头花更高一些的价钱买相同的东西,也不乐意让一个他从前瞧不起的人赚他的钱。

  像这样的人不是少数,贺建军又不是第一天在乡下生活,他很清楚会有这么一部分的人存在,所以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在村里卖货。

  这些年货比县城的质量好,种类齐全,物美价廉。

  贺建军半点都不担心他和盛夏辛苦进回来的年货会卖不出去,所以他干啥要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货物运了回来,贺建军花钱找关系,在县城得到了一个很不错的摊位。

  尽管槐花村离县城不远,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贺建军又花了钱跟人租了房子,专门用来放置货物的。

  贺父和贺母有点不赞同,货物卖不卖得出去还是未知数呢,各种花销如流水一般,这成本太高了写。

  但他们习惯了听贺建军的安排,帮着把第一批年货搬到了县城,第二天早上开始售卖。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的摊位开张,贺建军让盛夏写了一张很大的促销广告,他则是买了个喇叭,念着他精心设计的广告词,循环播放。

  这一操作安了贺父和贺母的心,他俩听着喇叭里喊出来的广告词,心里顿时稳了。这广告词有让人迫不及待地想要掏钱买买买的魔力!

  :。:

欢迎大家访问:品众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pzshu.com/book/62714/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