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谁?是谁派来监视月生大爷的?”

  月生裂开嘴,将柒末雪的脑袋缓缓拔出墙壁。

  “咳咳……”柒末雪嘴角咳出一缕血线,很冷静地说道:“月前辈,晚辈柒末雪,是北宫夜公子的属下,是专门前来请你前去府中做客的,并非是前来监视月前辈的探子。”

  “哦?叫我月前辈?你的主人又是姓北宫?你也是北宫商盟的人?”月生松开自己的手道。

  柒末雪心中暗自松了口气,虽说她不怕死,并不介意为了北宫夜公子送上自己的性命,但面对月生身上那沉重的压力,不是意志坚定就能够忍受住生理上的恐惧的。

  她并不是心里害怕,而是身体在害怕,这是一个生物面对危险的本能。

  她在心中深吸了一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道:

  “看来月前辈应当不是墨言的人,我家主人北宫夜公子正是北宫敖的哥哥,北宫一族第三嫡系家主北宫凉大人的二儿子。”

  月生点了点头,他差不多猜到柒末雪的目的。

  之前北宫敖的大哥雇佣逆英楼来抢夺刺身鱼马,结果被他坏了好事的消息估计传进北宫夜耳中。

  面对自己四弟身边突然多了这么一位强者,北宫夜没有动作才叫奇怪。

  要知道他们不仅仅是北宫凉的儿子,也是北宫商盟的管理层,都有着自己的势力和地盘,是绝对的竞争者。

  面对自己的竞争者手中的力量突然大增,谁都会坐立不安。

  “你是想要拉拢月生大爷我吗?”

  月生问得很直白,正确的来说他根本不想和一只弱小的虫子浪费时间,他只会将时间用到比自己更强的人身上,就是这么真实。

  不过柒末雪也并没有因为月生直白询问而有什么惊讶,她点了点头道:

类似365体育投注网站  “没错,北宫敖应该和月前辈没有什么关系,仅仅只是偶遇,月前辈恐怕是想要用北宫敖的势力做些什么事情,而比起北宫敖的势力,北宫夜公子在墨言的势力完全强于他,是月前辈更好的选择。”

  柒末雪很自信,她来之前已经调查清楚了,从北宫敖侥幸在凤栖江中存活下来的手下。

  月生只是偶然救助了遇到毕鲨的北宫敖,两人并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拿出更好的选择,绝对可以拉拢他。

  她是这么对北宫夜公子说的,而北宫夜公子也将这件事全权交给她做了。

  “你似乎很自信月生大爷会答应你?不过月生大爷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对你们这种自信满满的人说不了!”

  柒末雪脸上自信的神色刚刚消失,她就感觉自己身体像是被重锤砸中一般倒飞了出去。

  嘭!

  她背后撞到的不是墙壁,而是一道透明的屏障,咔嚓一声,脊骨已经裂开了。

  这道屏障是月生用斥力形成的,他还不想在墨言造成太大的破坏,要是引来天人境的绝世强者就算是他也不好脱身。

  “看在你是北宫商盟的人份上,月生大爷就饶过你一命,回去告诉北宫夜,月生大爷可不是会为弱者效力的人。”

  月生一只脚踩在柒末雪的胸口上狞笑道。

  要是这里不是墨言,加上他要在墨言待上不短的时间,就算是北宫商盟的人,他也照杀不误。

  ……

  墨言北宫商盟分盟,北宫凉所在府邸。

  已经有白发的北宫凉穿着一件虎须淡黄袍坐在主位之上,看着自己这个最小的儿子恭恭敬敬站在下面。

  事情的经过他差不多已经清楚了,在这墨言极少有事情能够瞒着他。

  虽然已经老了,但他却没有糊涂,只要他还在,整个墨言就是北宫商盟的地盘,还没人敢来摸他的胡须。

  即使是暗处那两个不知名的势力也一样。

  他们只能在墨言的规则下争斗。

  墨言是北宫商盟的墨言,是北宫一族的墨言。

  “北宫敖,听说你抓住了一只刺身鱼马要为为父贺寿。”

  北宫凉很平静地问道。

  尽管他知道墨言的一切,但他却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想要试探一下自己这几个儿子。

  “回父亲,本来我已经抓到了刺身鱼马,可是半路却遇到了毕鲨,差点身陨,要不是半路上两位前辈相救,恐怕父亲已经见不到我了,不过也因此丢了刺身鱼马,实在有愧。”

  北宫敖并没有半点隐瞒,虽然他实力不如自己两位哥哥,势力不如两位哥哥,也不太会笼络人心,但有一点他却比两人都强。

  那就是对自己父亲的了解,他知道当自己站在父亲面前的时候,自己的一切都被知道了。

  还是太年轻了……北宫凉心中摇了摇头。

  他很清楚毕鲨肯定不是自己袭击北宫敖的,它还没有那个胆量。

  不过他却依旧轻轻点了点头,没有半点责怪的样子。

  “刺身鱼马虽然失去了,但你却带回了两位强者,也算是值得,不过那两个人不是能够为你所用的人,即使有北宫家的名头也不行,趁着现在他们还需要你,你就尽量沾一沾他们的便宜即可。”

  北宫敖虽然心中疑惑,但却依旧恭敬行了一礼:“谨遵父命。”

  的确,锁地魂强者不是我能够驾驭的。

  北宫敖心中叹了一口气,这一点他早就明白,他也没有想要收月生二人为己用,仅仅单纯接住两人的威势逼迫一下自己的大哥和二哥。

  “两日后我的寿辰你也将他们两人邀请过来吧,就当这次的寿礼了,对了,你和北宫夜北宫无竞争可以,但别打出真火来了。”

  说完,北宫凉直接让北宫敖退下。

  一阵寂静,只有手指敲击扶手的声音。

  哒……哒……哒……

  “风雨欲来呀,没想到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还真是天意难料,十七玉组织,仙庭,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自言自语,北宫凉眼中满是疑惑。

  ……

  北宫敖走出房间后,脑袋里一直回想北宫凉的警告,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这不是四弟吗?出江游玩归来了?事情还顺利吗?”

  关心的话,却略带嘲讽的语气。

  一个身材比普通武者魁梧不少的锦衣青年。

  “北宫无。”

  北宫凉皱了皱眉头,这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之一。

欢迎大家访问:品众书城
本文地址:http://www.pzshu.com/book/16096/657/